爸爸给五年级儿子讲梦遗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10月20日 11:41:52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假如想让一个孩子对脚趾头有罪恶感,很简单,当幼儿第一次摸脚趾的时候,就严厉申斥他,再摸就骂他:“羞,丢人!”命令他穿上袜子,不能让别人看见,也不许看别人的。我们教他身体各个部位的名称,就是不教脚趾;但凡问题涉及脚趾,全都避而不答,或者支支吾吾,或者骂他一顿。你成功了,孩子对脚趾的罪恶感形成了。

    这是一个专家举的例子,完全描述了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的性教育情景。我们曾经掩耳盗铃,认为性可以无师自通,于是一代一代在黑暗中摸索,造就了大量的不幸人格、不幸婚姻和不幸家庭。

    12年前,护士从手术室里冲出来时,一手抱着一个,“××甲”和“××乙”。这是我俩儿子最原始的名字,医生写了小牌子,拴在两个婴儿的手腕上。据其父描述,护士脸上充满了丰收的喜悦,仿佛农妇抱着两捆创纪录的麦子:“嘿,真沉哪!”其父傻傻地追着护士,直到护士快要消失在走廊尽头婴儿室里,才想起来问问婴儿性别。

    “俩男孩儿!”护士答道。

    一晃,我的“甲”和“乙”今年快12岁了,五年级暑假,嘴边开始长小绒毛了,声音变喑哑了,个头窜得也快了。学校迟迟不开生理卫生课,据说要到初中再上,那不晚了三秋了。“甲”和“乙”平常在家也问起过“同性恋”“孩子是怎么来的”等关于性的不少问题。

    这事靠不得学校,老公早就在谋划中了。我们商量过好多次,要讲到什么程度,最关键细节讲还是不讲,怎么讲。考验父母的时刻到了。他到处去找课本,找书,可恨的是,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教材。所有的关于青春期性教育的书都是在讲伟大意义,在讲必要性,伟大意义还用你说。我们最需要的是怎么开口,比如,性交是怎么回事,用什么样的词汇语言表达。

    一位研究心理健康的同事曾经借给我一套教材,台湾出版的几本卡通画,专门给低幼年龄的孩子们看的。其中有一幅男女性爱的画,爸爸趴在妈妈身上,中间有一根“管道”相联,爸爸把“种子”给妈妈。“管道”很抽象,线条和色彩都很简单。如果他们问我,这个送“种子”的“管道”到底是什么工具,我能不能说明白?《知‘性’的孩子更健康》是台湾专家写的,也不错,但是太低幼了,不能满足青春期的需求。

    有朋友送了一套书《青春期性健康教育读本》应该说是套好书,是直接给初中以上的学生读的。

    但是说到关键细节,高中分册只有一句话:“受精:一对有生育能力的男女,因好感、恋爱、结婚后发生性交(即男女生殖器‘交合’)”。我不知道高中生能不能看得懂。还不如初中分册说到新生命的诞生:“男性的阴茎进入女性的阴道,这叫性交。”全套4本49.7万字,就这一句话!远远不能答疑解惑。

    看来专家比我们更紧张,更害羞,要是让他们编一本小学五年级的性教育课本该让他们多难过呀。所以现在5年级的孩子都有梦遗了,却要等几年之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再也不能等了”。老公英勇地表示:他要自己编教材!

    自力更生是永远的真理。老公英勇地表示,他要自己编教材。几年前老公曾经从美国带回几本百科全书画册,这下派上用场。最关键的细节到底怎么说,老公字斟句酌反复修改。我听说从前有一位哲学家对孩子的性教育是夫妻亲自上阵,直接在床上演练。我们可不是伟人。

    最后老公咬牙翻出一幅性交局部解剖图,黑白线条的。做好了演示文稿PowerPoint,先悄悄给我播放了一遍,把词汇、语气练习了一遍。他们要还是不懂怎么办?他们要是问爸爸妈妈是怎么做的怎么办?要是说这件事情比吃巧克力糖感觉还好,他们格外感兴趣会不会去尝试?老公下定决心据实以告,不管有什么问题提出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能因此再拖延。

    最难最难的一关就在眼前了,我做出稀松平淡的样子,却紧张得要出汗。老公端坐在电脑前,一左一右儿子们坐在两边,性教育开课了。

    我像听课的老师一样坐在“教室”后边,手里拿着一本不相干的书假装在看,心头愁云惨雾。

    随着优美的启动音乐电脑上闪现出精美的画面。这是老公精心制作的演示文稿PowerPoint。首先是他们父子三人亲密交谈的照片,然后一行一行闪出第一部分提纲:孩子与爸爸的区别,是少年与成人的区别。从少年成长为成人的关键一步,是在11岁到15岁的时候,这就是“青春期”。

    你们知道什么叫生殖系统吗?“不知道。”从美国画册上扫描的照片都很喜气洋洋,男人女人从幼儿到成年,裸体的,但是拍得很美,大家都挺直身体,一脸灿烂,很为自己骄傲的样子。每个局部会发生什么变化,然后由一面放大镜带出生殖系统解剖图。女性的生殖原理,月经是怎么回事;男性的生殖原理,勃起、遗精是怎么回事,精液流程图。俩儿子像听一节数学课一样,并不专心致志,一边晃悠凳子一边玩儿似地听。

    讲到遗精这里,突然二宝说:“爸爸,好像哥哥已经有了。”

    这可真叫我们惊讶,现在还不满12岁呀。“什么时候?”“前天晚上。”

    天哪,原以为过早了,现在看来恰是时候。要是我们再犹豫犹豫,那才叫晚了呢。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尿床了呢。”“你们同学没人议论这样的事吗?”“没有。”

    爸爸声音有些抖:“好啊,挺好的,这就是进入青春期了,说明你生长发育一切正常,人有早有晚,11岁到16岁都算正常。”再照顾一下二宝:“弟弟也会有的。”

    原本漫不经心“听课”的我立刻坐直了身子,插话问道:“你当时怎么处理的?”“没怎么处理,又接着睡着了。早上起来裤衩也干了,就接着穿了。”

    全体来到事发现场。大宝有些兴奋,掀开被子,已经无迹可寻。

    讲到遗精的第3个原因,爸爸说:“就是梦见喜欢的女孩子了。”老大略带羞涩地傻笑:“没有!”

    讲到恋爱的时候,老公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海滩图片,浪花月光,搞得很有情调。

    “青春期如何建立更健康、更成熟的男女朋友关系:更强的理解;更负责任;不必回避,不要有敌意;也不要亲密得超过了理性的界线。”但是恋爱不能太早,因为喜欢一个女孩子要为她负责任。“青年男女到了二十一二岁,心理和生理上都已经足够成熟,一对恋人的感情发展到相互完全可以信任的程度,就可以结婚了。”

    相爱的人要亲近,亲吻,拥抱都是亲近的方式,最亲近的方式就是做爱,也就是“性交”———那幅令人揪心的图叮咚一声就跳出来了。

    儿子没看懂,老公简单解释了一下黑白线条,男女生殖器的位置,精液是怎么进入子宫的。爸爸说,性交时,阴茎要插到阴道里。

    二宝问:“那么小的口,插得进去吗?”爸爸简单而平静地回答:“能,那里是有弹性的。”然后,男人把精液射到女人的阴道里,精液由阴道进入子宫,卵子由卵巢出发与精子相遇。

    “噢,那还得拔出来吧?”大宝继续问。“是的。”爸爸说。

    哥儿俩提问的口气,仅仅是技术性的,好像把做爱理解成一个工作,干一个活儿,啊,好吧,知道这活儿大概齐怎么干就行了。他们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兴趣,不十分好奇,不聚精会神,神情平淡,没有提出什么问题让我们难堪,并不比看一幅数学题的三维图多一些羞涩,或者半懂不懂,欲言又止,欲说还休。这一页就翻过去了。

    我想,这说明他们真的不知道什么是性交,在他们了解正确答案以前还没有被污染,没有错误概念需要我们纠正,没有肮脏、阴暗需要我们去清洗,没有过分好奇需要我们去压制。当然这幅图被平静对待,也跟我们没有渲染性爱是有快感的有关系。

    下面是该是精子和卵子的结合,说到女人怀孕和生育时所承受的痛苦,俩儿子回转身来,“妈妈!”给了我两个同情和慰问的表情。

    在一个婴儿出生的照片出现时,二儿子反倒有反应:“咦,真恶心。”接着是儿子出生第10天洗澡的一张照片,俩人都笑了。3岁,5岁,长大了。结束时,老公用了一家人手拉手的照片,题字是“走向未来”,还有一片掌声效果。

    我后背上的冷汗消失了,被温暖代替。心里一片灿烂,老公立下汗马功劳,互相表扬与自我表扬。

    也许儿子根本没觉得那幅解剖图有什么了不起,但他们至少获得了这样的概念:长大成人是可喜可贺的。性是正常自然的。性爱是美好的。爱情是珍贵的。男人是要负责任的。这些概念看似简单,但是我在身体发育的时候没人教给我,整个社会全体成员给我的概念是恶心、丑陋、堕落、阴暗,没一个好词儿。

    那天,我们全家一起去外面吃了一顿饭,全家一起去游泳,老大突然冒出来一句:“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大宝当天晚上睡前还说:“看看今晚会不会梦遗。”嗯,下一步要解决教条主义问题。

    这以后,老大跟爸爸好像突然亲近起来,肩并肩地跟爸爸走在一起,啰里啰嗦地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一步不落。父子之间有了男人之间可以交流的话题。

    有一天早晨,大宝神秘地告诉爸爸:“我逮住一次梦遗。”让爸爸查看了一下裤衩,确信是梦遗痕迹。“弟弟有过吗?”大宝悄悄地说:“他不肯说。”于是爸爸好像很随意地私下问老二,二宝说:“就不告诉你。”我们分析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还没发育到时候,毕竟才刚刚12岁,又不甘心落后,所以干脆不说,造点神秘感。一种就是真的有了隐私意识,保守得了秘密。无论是哪一种都顺其自然。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中国青年报 责编: 罗玲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