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教育拐点何时到?怎样把握成长六阶段?

科教新闻 2015-03-26 16:42:01来源:中国青年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图片来源:网络

□导师要激励研究生的研究热情与兴趣,应给他以“入手之处”

□给每一个研究生选一份“可口的菜”是导师的责任,也是导师指导能力的反映

□独创需要“自疑不信人”,先要自我质难,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自从1993年我被国务院学位办评为博士生指导教师以来,带过了几十个研究生,他们在毕业时都完成了学业,发表了创新明显而成小系列的论文。我想谈谈指导他们读研的些许体会。

纠正研究生治学的五个陋习

初期研究生在治学上往往有五个陋习,分举如下:

泛泛而读文献,既无明确目标,也无痛切心得。在浩如烟海的文献堆里,无所择,好像是看了很多,其实并不“博”。读得多并不见得“博”,搞得不好,一肚子不合时宜,更谈不上得到精要。

知识水准不高,却不注意训练基本功,好高骛远, 眼高手低。殊不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倘若看到具体的计算,就退缩而不敢下笔计算,那怎么可能在理论物理上有可观之贡献,占一席之地呢?

着手一个课题后,遇到困难而不会调整、提高自己的知识结构超越之,不能左右逢源,自始至终。于是屡屡更改初衷,劳而无功。

看到别人搞一个课题热门,疾而趋从之,随相关文献亦步亦趋,迷失自己明确方向,欲速则不达。

读文献除了看不懂其推导成为自己的问题以外,就提不出任何合理的质疑,也不会带着问题去寻读文献,不会交替使用分析和综合,思维处于定势,换言之是不会科学思考。

我对那些研究生说: 期望你们的研究成果有真正的科学价值,“则无望其速成,无诱与势利”。而应“养其根而俟其实,加其膏而希其光。 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光晔”。

要防止古人所说的学者四失:人之学也,或失则多,或失则寡,或失则易,或失则止。

为何会产生这些陋习呢?除去缺乏科研经验, 还须从搞科研的动机处找原因。

正确的探索动机,先天的才智,后天的环境,坚强的志趣,塑造了每一个人!这四个要求都具备了,就能克服材料偏而不全,研究虚而不实,方法疏而不精,结论乱而不序的陋习,学有所成。

研究生培养的六个阶段

物理专业研究生(理论型或实验型)的培养是一个很艰辛的过程,此中的甘苦不但研究生知,做导师的也心知肚明。

总结多年来指导研究生的经验与教训,我以为他们的成长,从只有些大学物理的知识到能独立从事科研,可以大致划分为六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补上专业基础知识。如高等量子力学、群论、量子光学等,这一阶段是以吸收知识为主,几乎是兼收并蓄。避免质疑书本知识,诚如一个儿童,能专心听成年人讲故事,津津有味地听。

第二阶段是把所学的知识灵活运用。譬如说,很多人都学了微积分,学了复变函数,但是将来能否娴熟地应用,就要靠这一阶段学的知识是否灵活、是否深刻。

第三阶段是质疑。一般来说,一个全新问题的提出与以往的理论和知识是没有太多逻辑关联的,因此提问本身就属于创造的范畴,它不同于一般因果链式的理性思考,而通常体现为一种灵感突现。在经历了以上两个阶段以后,研究生已经有了充分专业知识的背景和灵活运用知识的能力,需要的便是鲜明的问题意识了,能够质疑和发现新问题就是一种能力的体现。

第四阶段是悟道。如何由现象窥及本质,如何从具体问题出发抽象出解决问题的理论?这就更需要一种顿悟式的直觉了。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后局面是焕然一新的,那是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既往的知识在此可以加以发挥应用,然而这些知识此时却都呈现出全新的面貌,拈花折叶,无不入妙境。

第五阶段是由点到面的推广。立言,把学识精炼化、抽象化、简单化,把美揭示出来。

第六阶段是回到无知。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罗晓丽]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