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一宿舍6人都考上研究生 媒体揭学霸宿舍秘诀

科教新闻 2015-04-13 10:14:13来源:山西晚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一个宿舍6个姑娘都考上研究生了,太牛啦!

最近一段时间,在太原科技大学化学与生物工程学院里,有件事成了大家集中讨论的话题,不仅是学校的学生和老师们知道,就连校门口的保卫和宿舍楼里的保洁阿姨都在议论,“一个宿舍6个姑娘都考上研究生啦,太牛了!”

这6个姑娘就是孙宪阳、罗莉、程夫苓、刘香梅、冯娟和秦瑞霞,她们在2015年硕士研究生考试中,分别通过了华东理工大学、中科院煤化所、南京工业大学、常州大学、常州大学以及青岛科技大学的复试。

据说,这6位妹子平时就十分了得,几乎囊括了她们系里每个学期奖学金的前一二名,每个人光奖状都有厚厚一摞。除了学习成绩好以外,她们有的能歌善舞,有的能走T台,还有学生会干部,组织能力超强……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群妹子,为啥她们就能成为不是书呆子的“学霸妹”呢?4月8日,记者走进了太原科技大学的女生宿舍,走近这6位姑娘。

秘诀1彼此的激励

6个学霸住进同一宿舍,实在是“缘分”

程夫苓,山东济宁人,是宿舍6个女孩中惟一一个外省人。2011年,她以338分的高考成绩考入了太原科技大学化学与生物工程学院化学工程系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一个山东农村的妹子,要到山西省城去上大学,对于她的整个家庭来说,是一件既值得骄傲也颇有些担心的事情——毕竟一个女孩儿家要离开家这么远。但对于程夫苓来说,前途是充满新鲜感的,甚至还有一些幻想。

太原科技大学化学与生物工程学院,坐落在省城万柏林区旧晋祠路南堰附近,这是一所二本类院校,面向全国招生。18岁的程夫苓独自一人背着行李踏上了济宁到太原的火车。

她遇到的第一个同学就是刘香梅,两人一起出站一起坐上了学校的接送车,一起发现走错了校区,然后又回到自己的校区并且幸运地被分到了同一宿舍。刘香梅来自朔州怀仁,这是一个心思细腻、重感情的女孩,并且有副热心肠。

程夫苓认识的第二位舍友是长治壶关的冯娟,冯娟和刘香梅身高都在1米65以外,这让身高不到1米6又是第一次到山西的程夫苓以为山西人个子都好高。冯娟是宿舍里最有时间观念的人,从不睡懒觉。

第四个来宿舍的是运城的罗莉,直到现在程夫苓都一直很佩服罗莉,因为她总是能不紧不慢地把事情做得非常好,而程夫苓是个急性子,有事一定抢先做。

孙宪阳是惟一一个让宿舍里所有人都认错的姑娘,因为她特别显小,报到那天是她爸爸、两个叔叔还有姐姐一起来的,大家都以为孙宪阳只是个初中生,大家一起来送姐姐的。直到所有人都离开后,程夫苓她们才反应过来,“萌萌哒”孙宪阳才是舍友。“这个萌妹子可是考出了我们学校这届研究生考试最高分呢,407分,学校也是最好的一所,华东理工大学。”程夫苓说。

秦瑞霞是宿舍里最文静的女生,性子慢。就像她的性子一样,她是最后一个走进这个宿舍的人。别看她不爱说话,但是心里装着宿舍的每一个人。

就这样,6个性格各异,说着不同方言的女生走到了一起。新生报到,学校是按各系的报到顺序来安排床位的,所以能住在一个宿舍显然就是老天爷的意思,那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大学生活。

一起生活了一个星期后,程夫苓毛遂自荐当起了舍长,她说反正自己爱操心惯了,就算不是舍长也会总想着宿舍里的事情。于是,四年来,排值日表、充电卡,上传下达,协调姐妹关系,便是程夫苓这个“舍长”操心的一切。

很多人在上大学的时候,都会在自己床边上拉起小帘子,搞个“私人空间”。但程夫苓她们从来没挂过床帘,“拉上帘子才不方便呢,影响我们聊天。”6个小姐妹都这样说。

可能也正是因为她们四年来都没有互相“隔离”过,所以6个人的关系就一直这样亲密,无话不谈。除了生活上的互相照顾,她们在一起还有学习上的互相影响,毕竟6个人同为学霸实在难得,“不让一个人落下”才是关键。

每个学期开始,学校都会公布上学期的考试成绩并且排名次,这时候宿舍里的姑娘们心里免不了都要做个比较,谁也不愿意比别人差,暗自较着劲儿地努力。

其实,一个宿舍里都是学霸,也是互相影响的结果。她们感情太好了,不想任何一个人掉队。大四上学期,秦瑞霞迷上了看电子小说,大家去自习室就她不想去,其他人就商量着要“提醒”她,一回宿舍就念叨这件事,那段时间她也成了卧谈会上被“批判”的主角。最后,她主动把手机交给舍长程夫苓保管,直到考完试才拿回来,自己就用一部只能接打电话发短信的老年机。

程夫苓的哥哥是研究生毕业,她从高中时就决定也要像哥哥一样,将来也要考研。而“萌妹子”孙宪阳也是一早就下定决心考研的。至于其他的四位妹子,是之后才陆续决定自己未来的。究其原因,刘香梅说,学化工的就业面本来就相对窄,大型的国企不好进,剩下的好多都是民企,本科毕业生很可能就只能进化工厂当工人,从此过上三班倒的生活。“朝九晚五才是我的理想生活,我不甘心自己辛苦学习了这么多,以后进工厂当工人,所以必须考上研究生,把自己提高一个平台,就业的路子才会宽。”刘香梅的话可能代表了很多考研人的想法。据她们说,同届没有参加研究生考试的同学,有些已经和化工厂签了用工合同,有些则转了行应聘做了销售。

所以,从2014年3月开始,宿舍里的6个小姐妹着手准备起了研究生考试。不参加招聘会,不羡慕提前找到工作的同学,不去想“如果考不上研究生怎么办”,不给自己留后路。

秘诀2奋斗的精神

下得了决心,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

6个女孩中,除了秦瑞霞家在县城外,其他5个女孩都是从农村出来的,也许正是因为她们是农村的娃娃,她们比任何一个城市孩子更懂得“你想得到什么样的生活,就必须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的道理,也更明白“敢下得了决心,就敢吃得起苦。”

像所有的本科院校一样,学校给参加研究生考试的同学准备了能容纳200人的考研自习室。刚开始的时候,自习室里至少坐了100多号人,每个人面前一摞考研资料,很有架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自习室里的人开始逐渐减少,100多人、到八九十人,到七八十人,到了2014年10月国庆假期回来以后,自习室里就剩下四五十个刻苦学习的身影了,程夫苓她们就是其中的“六份子”。

只要是从大学过来的人都应该知道,“考研”是一条充满了寂寞、压力、孤独的道路,从着手准备到应试至少一年的时间,而且这一年里,大家都还有正常的学习任务,考研的复习只能利用假期和课余时间,对体力和脑力都是极大的考验。

每天早上五点半,宿舍里的六个闹钟就会准时响起,6个姐妹互相催促着起了床,就要到操场开始早读,背英语单词。直到晚上十点半宿舍楼门关闭前,她们才会回到宿舍,再抓紧时间看会书,11点熄灯后再摸黑洗漱。

从3月到12月,每个月甚至每一天需要看多少页书,做多少道题都必须是提前规划好的,当天的任务完成不了,就会成为以后的负担,每一天都不能松懈。熬不住的时候,6个小姐妹就开卧谈会,谈谈理想,设想一下未来的生活,互相加油鼓劲儿。还有两次,几个人干脆去爬蒙山,不坐电瓶车,专门从山脚下走上山顶,让身体上的疲倦来减轻精神上的压力。

6个人中,爱笑的罗莉稍有些“特殊”,她在2014年9月就拿到了学校推荐生的名额(一个系只有两个名额),被学校保送到了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算是提前“解放”。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影响其他姐妹的学习,帮她们解决答不出来的题,帮她们查找复习资料,在宿舍里等姐妹们回家,然后任由她们发泄郁闷。

去年暑假,她们都没有回家,而是参加了科技大学总校的考研补习班,因为考试内容不一样,罗莉和其他五个人报的班不一样,住的地方也不同,但相同的是“难熬”。

七八月是夏天最热的时候,200多人的阶梯教室挤满了人,老师站在黑板前,不停地冒汗。下面的学生,几乎人手一个USB的小风扇,即使这样也还是热。“我们正好就坐在投影仪的附近,不断有热风吹到身上,风扇怎么吹都不管用。”孙宪阳说,只要一想起那段日子,就觉得自己身上又开始在冒汗了。

上课的地方热,住的地方也热,罗莉是和几个女生挤在大通铺上,其他的五个女孩则租在一栋宿舍楼的顶屋,没有风扇更没有空调,只要躺下几乎不敢动,一动就是一身的汗。“真的不知道那45天是怎么熬过来的,支撑我们的,除了梦想,也许就只剩彼此了。”年龄最小的冯娟说。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罗晓丽]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