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里的“考研蚁族”:变成了“边缘人”?

科教新闻 2015-06-08 12:33:56来源:中国青年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2014年夏天,小庆在出租屋内准备研究生考试。朱宇旭/摄

“除了每年10月上网报考,其他时间根本不会碰电脑。连手机都是不能上网的2G手机。通讯录里也只有父母和两三个好朋友。”陆子垚(化名)在五道口金融学院的咖啡厅里一边品着服务员刚泡好的龙井,一边笑着讲。“考研的那几年我就这样跟外界隔绝了。”如果用“考研蚁”来形容他当时的生活状态,并不过分。

跟陆子垚一样的年轻人不算少。为了考上理想的学校,他们几乎与社会脱节,他们住在拥挤狭小的出租房里,担心因为“名校梦”被嘲笑而不敢与朋友交流分享,他们觉得自己生活在黑暗里,而失去了社会属性,他们不属于学校,也不属于社会,因为执着考研成了社会的边缘人。

“考研三年让我变成了社会边缘人”

陆子垚从2011年本科毕业开始考研,2013年7月拿到了理想院校的录取通知书。

考研的那几年,他在目标院校的教学楼复习,与该校学生共用教学资源,共用食堂。但与他们不一样的是,他不属于这里,每晚学习结束后要回到自己租的小单间。

知道自己考研成功的那一刻,他没有激动,也没有解脱感。“当时好像整个世界都停下来了,我的内心很平静,没有任何感觉。”

回忆起考研那几年,陆子垚说:“当时觉得就是在孤军奋战。我不属于我正在努力靠近的学校,不属于毕业的母校,也不属于社会。”

当时陆子垚每天早晨6点半准时起床,到食堂吃完早饭后就去固定的教室、固定的位置开始学习。除了吃饭和半个小时趴在桌上的午休,他每天都待到深夜11点管理员清场才会离开。

教室清场了,但学习并没有结束,陆子垚通常会跑到银行的自动提款机旁,借助取款机的灯光继续学习,也会在出租屋里,边泡脚边背单词,

“那时候的人,是不正常的。无论什么学习方法,只要能够提高成绩,都会做。”时间被他挤得丝毫不剩,就连在等待教学楼开馆前的几分钟时间,也在翻看单词本。“洗澡时脑子里飘过的都是书中的内容”。

“因为不是本校学生,会遇到很多麻烦。”为了把教学资源留给本校学生,教学楼管理员会时不时来“清场”。“他们会让我们出示学生证,这种时候我们只好整理一下书本,灰溜溜地逃出教室。”

“后来我就知道了哪些教室被清场的次数少。”后两年他有了自己固定的教室,固定的位置。

“吃饭也是个大问题。我们没有校园卡,卡是找那些教职工偷偷买的,每个月要给他们400块钱,而且这种卡不容易买得到,所以我们都是好几个人用一张卡。”

陆子垚也会怀疑这样学习有什么用。“每年知道自己没有考上后的4~6月都是迷茫期。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段时间陆子垚到处找学长或教授们“取经”。有一天因落榜而失落的他路过本科毕业的校园里的农田时,看见有个老教授在田里像农民一样用手搓稻谷。陆子垚就在他旁边不做声地蹲了下去,这位老教授给他算了一笔账。大概的意思是本科毕业后即使做个农民生活质量也会不错,没必要在最年轻的时候浪费时间去做一件看不到结果的事。

“那个时候看来,考研就是一件没有结果的事情。可我觉得那种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还是要改变自己,我一定要和别人不一样。”而考研在他看来是唯一能够使自己更上一层楼的台阶。

“我现在觉得很值得。现在每天都有聪明的小伙伴在周围,能接触到那么优秀的老师,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考研结束后,陆子垚曾经回到他复习考研的那个固定的“位置”,他说看见那个“位置”时有一种莫名的伤感。 “其实我不太喜欢‘考研蚁族’这个称号。感觉蚂蚁很渺小,而我们是为了梦想而努力的,我觉得这是个很大的事情。”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罗晓丽]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