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达人创客热潮中掘金 身兼数职赚补贴

科教新闻 2015-09-22 10:49:37来源:扬子晚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当你还在纠结继续打工还是辞职创业的时候,有个90后小伙子已经同时拥有5份工作,不仅是某国营船厂的正式员工,还盯上创业大潮下众多平台“烧钱”大战,参与其中赚取补贴。林斯(化名)最新的两份兼职是“滴滴打车”司机、O2O物流平台“我快到”配送员。这两份工作都属于创客烧钱大战产生的兼职,前者门槛相对较高,需要满足持有车,并拥有驾驶证等条件;后者门槛低,成本较低,但相对来说不稳定。恰巧满足了这些条件的林斯在烧钱大战前期入门,收益一度颇丰。

    兼职

    鼎盛时期做滴滴打车司机

    月入过万很轻松

    随着创业潮的来袭,很多创业型平台不惜“烧钱”抢占市场,刷单、赚补贴为部分拥有车、房、个人技能等资源的人群带来新的“商机”。刚买新车的林斯赶上了这阵热潮。今年上半年,他成为“滴滴打车”的注册司机,每天上下班时会通过捎带乘客赚取补贴。

    来自专车平台的补贴政策是影响专车司机们收入最为直接的因素。“早期加入的司机肯定补贴会多一些。”滴滴快的公关总监叶耘曾如是坦言。在2014年底到2015年春节前那段“好日子”,哪怕是开经济型专车的师傅,月入过万的唾手可得。

    彼时,补贴正是让不少专车司机干劲十足的直接动力。据某知情人透露,今年上半年,滴滴打车、uber的补贴力度都比较大,司机一般靠刷单每月可赚1万多元,多的可达2万元以上。以滴滴打车为例,7月份滴滴快车司机一周接到的单满百,便可获得2000元奖励,接单收入也全部给司机。如果连续四周接到的单都满百,该月的奖励就可达8000元。再加上接单收入,总收入非常可观。

    同类兼职:“airbnb”房主、“在行”行家

    某创业项目合伙人阿锋告诉记者,像“滴滴打车”兼职司机这类,属于较高门槛的兼职,参与者需拥有一定的资源。类似的兼职职位还有短租平台“airbnb”房主、“在行”行家等。前者可将自己空置的房间放到平台进行短租,收取一定的租金;后者可利用自己在某方面的知识、经验等“软实力”,为他人解答相应的问题获取收益。“这些兼职其实都是针对一定人群的,收入比较客观,但你必须满足相应条件。”

    兼职

    到了饭点送外卖

    4小时收入超150元

    除了高门槛的兼职,普通人也可以借创业潮做一些兼职吗?答案是肯定的。林斯的另一份兼职就是如此。

    两三个月前,林斯成为O2O物流平台“我快到”的一名配送员。这份工作工资周结,时间可以自由安排,每天只需中午、下午各抽2个小时送外卖即可。对配送员唯一的要求就是拥有一辆电动车,过渡期间自行车也可以。

    为迅速占领市场,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外卖平台不惜“烧钱”,除了补贴顾客和商家,在配送员的工资方面也颇为大方。业内人士吴小姐告诉记者,外卖平台一般采取“底薪+提成”的薪资结算,也有部分完全采取提成制。前者每单提成2-3元,而完全提成制的每单提成在6-10元之间。配送员平均每月工资为5000-10000元。

    “我快到”刚入驻深圳南沙区时,给予配送员每天150元的保底工资,每送出一单外卖还可获得1.5-3元的提成。林斯每月干20天,共40小时,轻轻松松可拿到近4000元工资。他说,周边的同事、朋友都愿意加入其中,因为工作轻松,收入可观,工资还周结,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赚钱机会。

    同类兼职:微商

    如果一天腾不出4个小时送餐,做正规的微商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高中学历的黄女士是某公司的文员,今年上半年,她加入老乡创办的土特产微商平台,成为一名微商。黄小姐说,兼职微商对她的本职工作没有任何影响,她只需在工作间隙往朋友圈分享微店信息,一旦有朋友下单,她就可获得10%的提成。至于货源、仓储、发货、售后等都有平台负责。如今,她每月可赚约2000元的“外快”。

    潮流尖端的兼职弊端你也需要了解——

    创业平台策略频变 收入或不稳定

    尽管利用创业型平台“烧钱”之机赚钱容易,但也存在极大的不稳定性,因为“烧钱”的策略一直在变,而针对平台制度的一些漏洞,各大平台也想尽办法“堵洞”。林斯的两份兼职都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一方面,打车平台“烧钱大战”降温,逐渐降低了补贴标准;另一方面,对恶意刷单的司机进行了罚款,罚款金额甚至高过刷单金额。这样一来,不仅打击了职业刷单者,普通司机的积极性也受到打击。

    林斯说,作为司机,此前通过“滴滴打车”一单可赚得12-15块补贴,现在只有6-8块。乘客通过刷单以前每单可获得补贴6-8元,现在只有1块左右。平均一天的收入降了一半以上,他的积极性也大不如从前。

    相比之下,低成本的兼职变数可能更大。“我快到”进入深圳南沙区两三个月,先后经历了修改补贴策略、撤出南沙市场等改变。林斯有一名同事已经把这份工作当全职干了,“从一个月四五千降到三千,再到这周被炒,这变化太快,有点难以接受。”这份兼职林斯和同事都没有签订任何书面合同,也没有话语权,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林斯并不沮丧,“我正在和朋友一起寻找新的兼职机会,现在创业这么火,总能找到适合我们的兼职平台。” 据《新快报》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张媛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