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休学创业靠谱吗?亲历者:创业是股冲动

科教新闻 2015-10-14 10:15:11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靠谱?

  “休学创业”已不再“奇葩”,而是成为政策支持的一种选择

  “创业并没有什么风险,失败了无非就面临两个选择:继续创业还是找工作”

  不靠谱?

  “大学生们想要靠创业所满足的那些需求真的存在吗?谁会花钱去买?哪怕不花钱,谁会花时间去用它啊?”

  对于创业企业来说,最近融资不再那么容易了。“资本的寒冬”也许尚未到来,但是创投领域的泡沫却逐渐浮出水面

  开学已经一个多月了,梁优又没有在学校里出现,这已经是他休学的第二年。

  学校里已经没有他的同学了。除了梁优,中国政法大学法学专业2011级的同学们今夏悉数毕业,多半去做了律师,这是他们最经典的就业道路之一。梁优理应是“同道中人”,可他却“出轨”了,选择创业,并且休学。

  “创业”这个当下最时髦的潮流,卷进许多不甘现状的人投入它的怀抱。他们多数年轻,充满激情。而他们当中最年轻、最有激情的,莫若大学生。也许就在两三年前,你还没听说过“休学创业”这个概念,但是对于时下的大学生们来说,“休学创业”已不再“奇葩”,也不再是只属于美国的扎克伯格们的“天方夜谭”,而是成为政策支持的一种选择。

  去年底,教育部在《关于做好2015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中,第一次提到:“各高校要建立弹性学制,允许在校学生休学创业”;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中再次提到:“各高校要实施弹性学制,放宽学生修业年限,允许调整学业进程、保留学籍休学创新创业”。特立独行的梁优因此不再是一个人,像他一样选择休学创业的大学生,陆续在各高校出现。

  在外人看来,这些尚未彻底结束学业的年轻人们,几乎除了青春一无所有,可却已经在20岁出头年纪,当上了他们多数前辈、长辈毕生都难以企及的CEO……这真的是因为他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亦或他们只是政策阳光普照下的一个个五彩泡沫呢?一脚迈入社会,跨过未曾涉足的职场就直接进入创业的战场,他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为什么创业?

  周围的同学们要么连夜打游戏,要么为了日后求职处心积虑,这都让董旭斌感到没劲。“我觉得眼睛睁开的每一天都应该产生价值。我回来上学就不是为了找工作。”他真正开始创业

  梁优起初决定休学,并不是为了创业,只是“不想稀里糊涂地结束大学生活”。

  法学专业的同学一般大三前后会参加司法考试,通过之后,多数将顺理成章地选择律师等相关职业。可是梁优没准备好就这么走上自己未来的职业道路。“我想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去思考,尝试一下走别的路。”

  酷爱户外运动的梁优休学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旅行:骑车从甘肃张掖到青海格尔木,在一个农场里待了半个月思考人生;回来之后,又去一家自行车赛事公司实习。这本是经典的gap year(间隔年)模式——在步入社会之前体验与此前不同的生活方式,然后回来该干嘛干嘛。可后来到一家做骑行软件的创业公司做了一段时间运营之后,梁优认定创业才是他心中的真正渴求。

  并且他不甘心只是协助别人创业,尽管他看出这家已经得到5000万A轮投资的创业公司发展前景不错,对方为他提供的薪酬不菲、职位不低,但他“还是想自己当老大”。梁优组建了自己的团队,他要创自己的业,并为此决定再休一年学。

  梁优创业的方向是亲子户外游。在他的设想中,他的公司首先要打造出自有品牌的亲子户外游产品,将之树立为行业标准。“这样一两年之内盈利应该是上千万吧。但这只是生意,我们不想只做成这样。”他还想再做一个线上平台,把其他相关供应商也吸引过来,做一个亲子活动领域的“京东商城”。

  和梁优同校同届的董旭斌,读的是行政管理专业,也几乎和梁优同时办的休学。不同的是,休学时他手上已经有两个企业:一家教育公司和一个饭馆。教育公司是每逢寒暑假,带着几个北大清华的高考状元到各省给高中生们演讲;饭馆则开在北京的沙河高教园,为不满于学校食堂的大学生们解馋。那时他创业的理由还很单纯,就是赚钱。

  家在宁夏固原的董旭斌是农民的儿子。他父亲早逝、母亲多病,虽然家中还有一个姐姐、两个弟弟,但他是长子。“长子如父”,他这样形容自己在家庭中的角色。为帮母亲分忧,供姐姐和弟弟们上学、吃穿,他初二就辍学了,先到新疆学机械修理,又到兰州打工。

  因为脑子灵、技术好、肯吃苦,才16岁的董旭斌就当上了兰州一家卷帘门厂的车间主任,2004年就拿到了3000元的月薪。可是当他爱上一个同龄的姑娘时,却发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太大了——姑娘是高中生,而他是连二元一次方程组都已经忘了该怎么解的打工仔。在姑娘的激励下,董旭斌在外辍学打工三年后,回家继续念书,并且加倍苦读,中考时还当了县里的状元。

  高中时养家的重任仍在董旭斌肩上,他一边读高中,一边在外开了三家美发店。他高考前把店都送给了姐姐,使靠他打工赚钱读完大专的姐姐,又靠他开美发店赚的钱买了房。为了赚钱养家,董旭斌就没闲着过,即使是高考结束,同学们都去狂欢,他却雇了辆大车到宁夏北部的瓜农那里收西瓜,再拉回固原做批发……

  过早踏入底层社会,让董旭斌过早地接触到了社会的阴暗面。他力图改变,于是高中就入党,高考选了中国政法大学的行政管理专业,“准备以后从政”。可是上大学后,看了些书,又和老师进行交流,“发现还真不是那么回事儿”。于是仍打算做企业,“先从很小的企业开始,把良心、诚信融入我的企业文化中。”

  上大学后,董旭斌不仅发现从政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大学也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说实话,我觉得很多课都比较扯,和我经历过的现实差别挺大的。”周围的同学们要么连夜打游戏,要么为了日后求职处心积虑,这都让董旭斌感到没劲。“我觉得眼睛睁开的每一天都应该产生价值。我回来上学就不是为了找工作。”董旭斌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这时姐姐已成家,弟弟已成人,董旭斌不用再为一家人的生计赚钱,他决定关了之前的小生意,真正开始创业。创业方向仍是从他此前熟悉的美发店开始,计划月底开第一家店,年内铺向全国,用优质的服务和透明低廉的价格重塑整个美发行业。

  何必要休学?

  “创业是股冲动啊!那种冲动是让你停不下来的,满脑子全是那事,就跟恋爱一样——一段美好的感情放在眼前,你却说等等,咱俩先冷静一下,过几个月再谈,哪有这样的?谁也忍不住!”

  王赫办休学手续时,已经是大四第一学期的期末了。按理说,只要再“熬”半年,写一篇毕业论文,那个明晃晃的清华经济管理专业学士学位就到手了,可王赫说他一刻都等不及,这学必须休。

  “创业是股冲动啊!那种冲动是让你停不下来的,满脑子全是那事,就跟恋爱一样——一段美好的感情放在眼前,你却说等等,咱俩先冷静一下,过几个月再谈,哪有这样的?谁也忍不住!”

  王赫的创业项目是利用互联网建立一个开放式的电影创作平台,让青年电影创作者和观众在创作阶段就充分交流讨论,以便制造出更符合大众审美的电影作品,并开发相关衍生产品,使之成为一个以电影创作为主题的网络社区。

  这和他所学的专业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他认准文化产业的发展繁荣是未来的趋势。“大家都吃饱喝足了,就要追求精神层面的东西。对于90后和00后来说,文化产品最能让他们彰显个性。”王赫说无论文化产业还是互联网都处于风口,他能将二者结合则是大势所趋,“行业每天都以这么快的速度在发展,你只要能站在这风口上,不也就能跟着往前走嘛!”

  除此之外也有现实的考虑,休学不是退学,不仅能够保障他此后依旧回来拿学位,而且降低了创业的成本——他还可以住在学校宿舍。“一年租金只有5750,我自己就担负了,这方面不再有压力。”

  祖力亚尔并不像王赫那么冲动,他从去年底做出从北大医学院药学院休学的决定开始到办理完手续,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说:“其实当初选择兼顾学业和创业也可以,而最后决定休学更多是为了表达决心。”和他一起创业的四个伙伴,有人拿到了支付宝的offer都没有入职,作为CEO,他认为自己更应该做出表率,“我们都希望在同一时间内,齐心协力全情投入,把它做到最好。”

  “而且我们做的这个事,可能只有这个时间做,成功的机会更大。”祖力亚尔的创业项目是一款叫做“分分钟”的APP,它的亮点功能之一是针对在校大学生进行“通知管理”。搞学生活动的同学利用这款APP,发通知无需再花钱发短信,保证送达率百分百,且能及时收到反馈信息,并自动加入日程。现在市场上解决相似需求的APP还很少,祖力亚尔认为现在进入是最好的时机。

  付小龙也是为了抓住市场窗口期才决定休学的。他的创业项目是做一款专为情侣设计的APP。这款名为“恋爱记”的APP可供情侣共同记录恋爱过程中的点滴,并且他们还在此基础上开发了一个情侣交流社区,供处于恋爱中的男女们交流情感问题。

  付小龙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这种针对情侣需求的APP兴起时间不长,国内已经出现了几家做这个产品的公司,但是还不多。“如果我等到毕业之后再做,这个市场就会被别人占据,我再做也没有机会了。”

  他因此在2013年夏天、自己大三结束后,即从华中科技大学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办了休学。两年后的今年,他还没有回校继续学业的意思。“现在公司发展势头强劲,我挺忙的,走不开。只能等什么时候有空了,再回去上学。”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张媛媛]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