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学龄前扶贫:早干预,阻断贫困传下去

科教新闻 2016-10-31 10:04:43来源:人民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5年来,中央财政累计安排资金近1600亿元,改善贫困地区中小学就餐条件和补助困难学生。跟踪监测表明,男女生各年龄段的平均身高增加1.2—1.4厘米,各年龄段女生平均体重增加0.7—0.8公斤,明显高于全国农村学生的平均增长速度。

  但是,目前农村贫困地区还有很多儿童面临缺乏营养、缺乏亲子交流和日常照料、缺乏心理疏导干预等一系列现实问题,需要进一步整合资源,加大投入。

  湖南的某个偏远山村。对4岁的彭亚来说,爷爷的背篓盛着她的童年。跟着沉默的爷爷放牛、耕地,没人教她写字、数数、唱歌。摇摇晃晃的记忆中,“父母”两个字是那么生疏。直到今年,山村里有了第一个幼儿园,她的生活才有了欢声笑语。

  在10月27日第五届反贫困与儿童发展国际研讨会开幕前,摄自贫困地区的一系列视频短片令许多与会者泪湿双眸。

  孩子是我们的未来。贫困地区儿童“失落的童年”是家庭之痛,是国家发展之困。今年研讨会的主题是“儿童早期发展是消除贫困的根本途径”,与会中外专家、学者就中国儿童早期发展问题建言献策。

  打破“贫困—发育迟缓—终生贫困—代际传递”的恶性循环

  “生命最初几年特别是前1000天,大脑发育最快。营养和抚育对儿童大脑发育至关重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儿童发展中心主任杨一鸣表示,目前中国贫困地区儿童面临的营养不足,以及父母外出打工造成被忽视、照顾不足等,严重影响他们的脑发育。

  “研究表明,低收入与高收入家庭的儿童大脑表面积差6%,特别是与语言和决策能力相关的区域结构存在明显差异。某种程度上,贫困儿童输在了起跑线上。”她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的中国民谚,已被国内外神经科、儿科的对比试验反复验证。

  会上,斯坦福大学儿科系副主任加里·达姆施塔特表示,过去10年的研究证实,脑部发展不仅基于个体基因表达,也深受环境影响并反过来改造基因。“0—6岁的孩子如果生长在贫困、孤独、缺乏安全感的环境中,大脑会发生结构性改变,并将被改变的基因传递给下一代。”

  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提出,“不公平发展早在怀孕之前就开始了”。

  与会专家一致强调:贫困导致儿童早期发展受阻,并形成贫困代际传递的生理基础和社会适应能力短板。扶贫,必须从儿童早期发展入手,打破“贫困循环”。

  我国早期干预措施已取得改善效果

  中国贫困地区儿童发展状况怎么样?

  “整体而言,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我国儿童发展的水平也在迅速提高。但在中西部集中连片贫困地区,还有4000万贫困儿童,他们的教育和营养状况令人担心。”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表示,贫困地区儿童发育不良的问题需引起重视。

  该基金会今年进行的一项关于0—3岁儿童发育情况的调查显示,甘肃华池县该年龄段儿童中可疑率为23.9%,异常率为19%,总数为42.9%,是上海市同年龄段儿童发育不良率的4倍。

  对3—5岁孩子语言交流、数字、概念、阅读、书写、文化认同和社交情绪等发育情况的对比调查显示,青海乐都区和云南寻甸儿童总得分只相当于上海儿童的45%。尤其是决定儿童发展的社交情绪这一项,云南寻甸为0.29,而上海是0.8。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基金会的一系列“早期干预”项目显示,对贫困儿童的脱贫投入“产出”效果显著。

  在华池,基金会在每个村聘请1—2位有高中文化的青年妇女做家访员,每周一次到访贫困低龄儿童家庭,改善照料人和儿童之间的互动质量。一年期测评表明,干预组的儿童发育正常率达到了66.41%,明显高于对照组的57.1%。

  在青海乐都,基金会依靠乡村卫生院对孕妇和6个月以下母亲、主要看护人提供保健和养育知识培训,同时每次家长来这里上课、来做体检,给予30块钱的现金奖励。数据显示,该措施有效降低了当地新生儿出生的低体重率,孩子营养情况得到改善。“穷孩子们给点阳光就灿烂。”卢迈说。

  教育部副部长林蕙青提供了一组数据:5年来,中央财政累计安排资金近1600亿元,改善贫困地区中小学就餐条件和补助困难学生。2012—2015年的跟踪监测表明,男女生各年龄段的平均身高增加1.2—1.4厘米,各年龄段女生平均体重增加0.7—0.8公斤,明显高于全国农村学生的平均增长速度。

  强化顶层设计,做好儿童发展的“精准扶贫”

  对儿童早期发展进行干预,近年来被许多国家列为“国策”。截至2014年7月,全球有68个国家制定了国家级多部门儿童早期发展政策,涉及孕期干预、健康与营养,安全、回应性照护、早期学习与教育等方面。如美国的开端计划和早期开端计划,英国的确保开端计划,澳大利亚的学前教育普及计划,巴西的亲爱的巴西婴幼儿扶贫计划等。

  近年来,我国先后实施了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国家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学前三年行动计划等,不断加大农村贫困地区儿童发展工作的力度。

  “但也要看到,目前中国农村贫困地区还有1000万儿童面临缺乏营养、缺乏亲子交流和日常照料、缺乏心理疏导干预等一系列现实问题,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政府和社会进一步整合资源,加大投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来明强调,要实施国家大型儿童发展项目,要构建0—6岁以教育和营养为主的全程干预、全程保障的儿童早期发展政策体系。

  卢迈认为应在政策上予以配套:

  一是,政策制定要更符合实际、量化目标,增加可执行性。目前国家提出婴幼儿早期养育服务覆盖率要达到50%,按这个目标,起码要在6万个贫困村提供早期养育服务。“此外也有必要重新审视原有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目前,相关指标落后于实际的,应校准修订。”

  二是,对儿童投入要更大。“除了现在有的校餐计划、营养包计划,国家还应有针对性的增加对贫困地区儿童投入。比如拿出资金建设足够数量的山村幼儿园。美国、古巴、巴西等都有儿童早期发展的国家大型项目,我们也应该有一个明确体现政策意图,并与攻坚脱贫相适应的规划,同时加大资金投入力度。”

  三是,建议成立专门负责的机构,充分调动各方面的资源,解决缺少经费、缺少行政资源的困难。

  “对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进行干预,现在不重视,将来会导致社会差距、社会鸿沟不断扩大。一旦耽误,每年可能会有数以百万计的孩子失去决定一生发展的敏感期、窗口期。机会失不再来,行动刻不容缓。”卢迈说。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谢燕]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